日本社会如何看待这次疫情?

#青云助力 共渡疫情#

实际上,在疫情爆发初期,日本的重视程度并不够,更多是对中国疫情发展的追踪和评论。但自从diamind princess邮轮事件爆发以来,整个“舆论空气”发生了变化,对疫情从“远观”变成了真正的“切肤之痛”。也是从这段时间起,我每天都盯着朝日テレビ的早间评论节目《羽鸟慎一morning show》,关注日本的情势发展和舆论走向的变化。今天日本的感染总数已经突破了250人,不少媒体也从“新局面”一次评论当前的状况。

邮轮事件仍是关注重点

实际上,在现有的251例中,只有三十多例是在日本本土出现的,其余绝大多数都是在钻石号邮轮上。因此,这几天舆论的关注重点都在邮轮。让外界震惊的是,确诊比例不断攀升,甚至超过了200例,这意味着船上十分之一的人都受到了感染。而隔离期还剩下一周,接下去又会发生什么?谁也不能保证!“生命总会为自己找到出口”,就像“雪国列车”上的情景一样,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离开船,回到外部世界。

于是,我们看到乘客与外界的某种“博弈”和“讨价还价”的过程:

第一步,不少乘客开始上传视频到社交网络上,通过媒体发声,其中当然也有一些批评之词,包括“感染风险”、“居住环境的日益恶化”等等。此后,我们看到了“成果”,乘客被允许分批次到公共区域通风换气,但人与人之间必须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。

第二步,随着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多,尤其是船员和检疫官被感染,使得船上的恐慌情绪骤升,这时候的诉求就变成了简单的两个字:“下船!”我想,这对日本政府来说是个巨大的风险和考验,如果由于“放人”导致感染区域扩大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因此,目前的“中和”方案是分批次允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下船(高龄者优先),但必须居住在政府安排的住所中。

不过,虽然乘客争取到了现在的方案,但不满的情绪仍在积累。如果早就这样做,人数是否会增长到200多例?这里是否有处置不当的问题?另外,媒体也提到日本方面对疫情比较“轻慢”的态度,一些检疫官上船时甚至没有穿戴规范的防疫设备,这些都是潜在的隐患。

疫情是否会冲击到东京奥运会

日本人对于奥运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和羁绊,1964年的东京奥运代表了战后日本的复兴和国际化,我很喜欢的《东京五轮音头》一歌就表达了那个时代的精神气质。因此,日本人对于2020再办奥运具有很高期待,政府也投入了相当多的资源。如果现在来东京的话,会发现工地到处都是,要么是进行基建的整修工作,要么是在盖酒店,各行各业都在蓄势待发。

因此,感染人数的迅速上升,使“东京奥运能否如期举行”成为一个受关注的话题,否则日本经济会受到相当大的冲击。综合各方面的评论,现在普遍的关键是:奥运被取消或异地举行的可能性不大,但日本所预想的“大胜利”或“大成功”可能会缩水不少。

一方面,一些大牌的运动员可能会考虑“放弃”这次奥运,尤其是一些高人气的项目。对他们来说,可能职业联赛才是最重要的,奥运的分量并不重。他们没必要冒着风险过来参赛,而完全可以把奥运当做一个休整期。

另一方面,观众们来看比赛的意愿可能会降低。而且,如果当时仍实行比较严格的出入境管制政策,来自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游客可能也会缩水。实际上,很多行业都希望借着这次奥运“大赚一笔”,但能否带来足够的人流,能否尽快“回本”,现在看来还有不确定性。

特殊的情人节

今天是2月14号,情人节,但正如前文所说,不少媒体将其定位为日本疫情发展进入了“新局面”,如何看待这种说法呢?

第一,第一次出现了日本国内的死亡病例,患者是神奈川县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,他的儿子似乎也出现了症状。第二,和歌山县的一个外科医生也确诊了,但完全找不到任何与他相关的“感染路径”。第三,东京的一位出租车司机感染了,这就意味着感染者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性。果然,14号晚间司机接触过的两个人被确诊,另外还有约80个的“密切接触者”,这个数字是非常令人恐怖的。

这三者,似乎特别能触动日本人的敏感神经。不少评论人认为,日本潜在的感染者应该远超现有的数字,但出于种种原因并未“把它当回事儿”。但近期,可能会有更多的人主动去医院进行检测,总基数的增大可能导致确诊人数进一步上升。更重要的是,由于日本缺乏采取“强制手段”的可能性,这意味着他们也在“赌”,“赌”的是未来不会再有爆炸性的增长了。但,谁又能保证呢?

更大的担心是,医务人员和医疗用品是否有足够的准备?由于心理上的“放松”心态,是否会使医生成为潜在的“风险人员”,和歌山的医生就是明显案例。另外,在全球医疗用品欠缺的大背景下,日本是否有足够的储备?这也是能否“战疫”成功的关键所在。

对华态度也是有两极

在这次抗疫斗争中,我们接受了不少国家的援助,特别是日本。民间不仅给予了我们物资援助、自民党还从每个议员的工资中抽取5000日元用作捐款。当然,最被外界吹爆的就是日本人的“诗文能力”,在援华物资上都附诗一句,表达祈福之意。可以说,这不仅是物质援助,也是精神上的关怀,对此我们都深怀感谢。

对此,我是充分理解的。一方面,日本长期就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,仅从20世纪以来,东京地震、阪神地震、311地震、熊本地震等等,每一次都造成了巨大的伤亡,给日本社会和日本人的精神都带了巨大变化。因此,他们理解“灾难”和灾难中的人民,这是一种同理心。另一方面,日本近代以来受西方影响较大,特别是基于人道主义的思想,对于此类事件有特别强的敏感度和行动力。

我认为,这是日本人如何看待这次疫情的“主流”,但绝不是全部。一些日本网友在网络上也表达了不满的情绪,发表了一些仇视的语言。这是难以避免的,我们应该以平和的情绪看待,避免引起矛盾的扩大。总体上来,这并不是主流,两国官民还是善意以待的,等疫情过去两国关系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高峰。

日本的留学生们在关心些什么?

最近这些年来,来日本读书的留学生越来越多,在日本的华人圈也成为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。我虽然已经从日本毕业,但在各个微信群中还是能感受到同学、朋友们的忧虑。

首先,就是对学业的担忧。不少学校有所谓冬季的“集中小学期”,可以利用短时间获得学分,这样就可以在下学期把主要精力放在找工作上。但因为这次疫情,不少同学返回日本的航班都被临时取消了,不仅造成了一些经济损失,而且“能否回到日本”都成为一个未知数。

其次,留学生心系祖国。从这次疫情开始加重以来,就有不少留学生主动地在日本购买口罩或其他医疗,寄回国内,帮助祖国克服疫情。不过,这也有一些负面影响:第一,日本市场的反应比较敏感,一些口罩的价格上升较快;第二,华人的大量采购,导致很多日本人买不到口罩,这不可避免导致心理上出现一些不满的情绪;第三,也不排除一些人囤积口罩,高价倒卖的现象。

日本疫情未来会怎样?

世界卫生组织(WHO)已经明确表达了对日本的忧虑。他们认为中国的疫情已经开始出现下降的趋势,但日本未来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。从网络舆论来看,民间的担忧情绪是越来越大;而政府又缺乏进行强力动员的手段和可能性。这又回到了一开始提到的“赌”这个字上来。

最近一周,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疫情从日本新闻的边边角角开始上升为“中心地位”。这也再次体现出传染病这种非传统安全问题,早已超出国界的限制,已经上升为一个全球问题。处理好这一问题,必须依靠国际合作、信息分享和责任共担。

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我们对自然的改造,传染病问题、环境问题等会不断冒出来。在这些危机过后,人类必须进一步深刻的反思,思考如何与自然和谐共处,思考如何建立真正的命运共同体。

85%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

相关文章 (标签)

相关文章(同类)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