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温商的“闯关”之旅:海外个人捐赠为何如此难?| 疫中人⑩

记者 | 王磬

1月份的最后一天,侨居威尼斯的温州商人倪仲波在朋友圈里看到一条消息:阿里巴巴为防疫物资开通了全球免费运输的菜鸟绿色通道,但该热线暂不接受个人捐赠。

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,中国各省市政府联合企业对接了不少海外采购资源,但甚少有针对个人的捐助渠道。“想捐、但不知道怎么捐”成为诸多心系疫情的海外个人捐赠者共同面临的难题。这种焦虑气氛也弥漫在海外温州人圈子里。

倪仲波给另外几位在欧洲的温商朋友打了电话,很快敲定下来:成立一个横跨欧洲的公益物流小组,开辟一条针对个人捐赠者的“绿色通道”,定向帮助温商将防疫物资对接给温州。

离武汉有900公里之遥的温州,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之一。截至2月14日,温州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累计达496例,是湖北之外的单个地级行政区中确诊病例最多的地方。有18万温州商户在武汉经商务工,春节返乡时带回了不少输入性病例。但同时,有70万温州人侨居海外,他们利用从商的优势和遍布全球的老乡网络,在各国采购、运输、串联,成为海外援疫力量中“扫货能力”最强的一支。

但即使对“神通广大”的温商们来说,将物资捐赠回乡,也是一场艰难的闯关之旅。

“不捐物资、捐物流”

倪仲波在意大利已经待了26年。他常年从事服装生意,现任威尼托(威尼斯所在大区)华侨华人工商联合会的执行会长。

1月23日,浙江启动“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”的消息传来,在欧洲的温州人开始有些按捺不住。倪仲波和朋友们也很快买了5000个口罩,通过DHL国际快递的方式寄回了温州老家。

倪仲波意识到,国内的情况是“缺物不缺钱”,所以要优先捐物,特别是一线需要的医用口罩、防护服和测温仪。“海外的温州人不仅有较高的捐赠热情,也有独特的优势。”倪仲波告诉界面新闻。

温州人多从商,熟悉采购渠道,购买时可以直接联系厂商。与零售相比,能节省40-50%左右的价差。例如,一件防护服的零售价格在10欧元左右,批发价格仅为6欧元。

同时,由于开餐厅、超市的原因,温州商人遍布国外的各个小城镇。与药店被中国人买空的大都市不同,小地方中国人往往很少、便于扫货,也不太会出现趁机加价或者断货的情况。

东西买到了,要怎么捐回国?对个体捐赠者来说,这并非水到渠成。物流难题首当其冲。

阿里巴巴的菜鸟绿色通道是海外捐赠者最主要的免费运输途径,但它主要针对有出口资质的大宗机构捐赠。它特别声明“要把宝贵的运力留给更多救命物资”,因此“暂不接受个人捐赠运输”。

如果采取国际快递业务如DHL、EMS进行邮递,则需要支付昂贵的物流费。一箱价值1000欧元的口罩运费高达490欧元,普通人难以承担。

还有一种方式是“人肉冲关”——请熟人将物资装入行李带上客机——但是,自1月30日意大利宣布停飞中国所有客机航班之后,这也不再可能。

倪仲波跟朋友们一合计,定下了公益小组的策略:“不捐物资,捐物流”。

他们找到身边热心的温商朋友,募集了25万元人民币的启动资金,全部用于支付DHL的国际快递费用。个体捐赠者如果有意向给温州捐物,由公益小组来承担运费和对接物流。

具体的流程是:个人买到物资之后,小组会在DHL下单、并直接上门取货。门对门的方式,可以省去集货到仓库的环节。小组规定,每箱物资的重量需要控制在20-100公斤之间,因此只针对个人的小额度捐赠,不接受机构的大宗捐赠。

“4个关卡”“12份文件”

但免除运费还只是第一关。

包珊珊是倪仲波最早联系的温商朋友,也是公益小组的发起人之一。她从事跨境电商,常年在意大利与中国之间往返。对国际物流的熟稔,让她很快摸清了跨国捐赠所需要的“闯关”步骤。

包珊珊寄回国的第一批物资是定点捐给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的5400个口罩。她有朋友在这间医院当护士,那里“护士们都快哭了”——口罩不够,一人一天只能分到一个,但理论上需要每四个小时就换一个。

“这批口罩花了8天到达,需要打通至少4个关卡,捐赠者需准备至少12份文件。”包珊珊对界面新闻表示,“我们走完一遍之后就感觉到,原来海外个人想捐赠,是这么难的一件事。”

一个从意大利出发的包裹要到达指定的温州医院,需要经过的4个关卡包括:意大利海关、中国海关、温州卫健委、医院。

在意大利,以个人名义采购的物资一般没有发票,如要通过海关出口,需额外补齐发票、并出具海关出口声明。

到了中国海关后需要进行清关。报关时需证明,物资的用途是捐赠,否则将被征关税。这就需要提前准备好由温州卫健委盖章的捐赠意向书、报关委托书等。

物资过了关到达温州卫健委,还需要登记入库。以个人名义进来的物资跟团体不同,需要做额外的登记。最后是派送到医院。

包珊珊回忆,疫情爆发时正好是春节,DHL的中国分部也已经休假。她认识DHL的中国区高管,对方帮忙协调了值班人员,加班加点帮忙报关。他们此前已经跟温州卫健委取得联系,紧急开了“绿灯”。为了保证物资能够到达定点医院,DHL的高管曾亲自前往温州卫健委,在入库登记之后、连夜将物资运到医院。

“大多数的个人捐赠者都没有渠道来协调这些关卡,单是需要准备这12份文件就够头疼了。”包珊珊表示。

温州人的自救

公益小组于2月2日正式启动。倪仲波和包珊珊将消息发在了朋友圈后,很快在海外的温州群体中流传开来。

团队开始了连轴转:十个人的小组,一半在国内、一半在欧洲。上午对接温州的卫健委,下午对接欧洲的捐赠者和DHL。

包珊珊表示,这中间有很多细节的问题需要协调。例如,DHL在欧洲各国的提货流程有不一样的规定。在德国,超过1000欧元以上的出口都需要在德国国内申报,意大利就不需要。德国是邮件预约取货,希腊则是电话预约。

包珊珊观察到,温商们在面对疫情时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。“其实在国外的温商之间,或多或少都有些竞争,也很少合作。但这次情况一出来,各家物流转运公司都联合起来,你出几辆车、我也出几辆车。都在想我要怎么可以出一份力,而不是看看就好了。”

在公益小组的另一位发起人黄信雅看来,温州社会从来都有自救的传统。这次疫情爆发,很多人最朴素的想法就是,我要怎么多买几个口罩、捐给我在老家的村民们。

“不少个人捐赠者也会有疑虑。”包珊珊解释道,大多数的温州人还是希望能捐给自己的家乡。比如,温州下属的县级市瑞安现在疫情很糟糕,瑞安人就希望能定点捐到瑞安的医院。他们会担心,东西会不会在过海关时被劝捐、或是直接被武汉征用了?如果到了温州,可以落实到定点的医院吗?公益小组是临时搭建的,可以信任你们吗?

根据倪仲波提供的数据,截至2月7日,他们已经帮忙运送了573箱物资回到温州,包括20万个口罩、10万件防护服、155个手套和680个额温枪。

让倪仲波印象很深的是一位来自荷兰的老奶奶。她通过熟人找到公益小组,希望把手上的5000个口罩一半捐给杭州、一半捐给温州。倪仲波很想帮忙,但无奈公益小组目前只打通了寄往温州的渠道,没法寄到杭州。

倪仲波希望能把公益小组的经验推广到更多的城市去。他们也在给美国、澳洲、非洲的华人群体提供咨询。对于希望能通过类似方式往国内寄运物资的个人捐赠者,倪仲波建议,一定要把相关的报关文件提前准备好。

85%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

相关文章 (标签)

相关文章(同类)

最新文章